什么都不好就是脾气好.

看了果叔的情如物证后的脑热产物。

设定借自电影。Elrond是盲人摄影师。ET还是TE都无所谓,只是想表现两个人之间互相支撑彼此珍贵这样的感觉。

如有雷点都是我的错,我语文差到死。

 

凛冬将去。

 

Thranduil拉开了窗帘,前几日冬季独有的干冷阳光失去了踪迹,湿润的春天在空气中氤氲漫延。

将将抽芽的绿化带泛出些许水润光泽,地面颜色也轻微深了几分。

 

Elrond早就出门了,去买些早点或是别的什么,或许会拍些照片回来?谁知道呢。

 

Thranduil从电脑前抬起头来。陈旧泛黄的玻璃窗上已有了凌乱的水痕。世界如同被浅灰色的纱笼住,朦胧的天光无力地在实木椅柜上趴伏。Thranduil的发色仿佛成为世界唯一一抹暖光。雨天惫懒舒适的气氛中Thranduil却皱起了眉。

 

Elrond还没有回来。

 

Thranduil披起大衣撑伞踏出房门,被寒风冷雨激得打了个寒噤,他连忙又返回屋内拿起另一件大衣关上门,气流的压力赋予门的巨大力量让房门脱离控制了一瞬,巨大的响声让他愣了一秒,然后转身步履匆匆的踏上了泥泞的小路。

 

Thranduil先去了几个比较熟悉的餐厅和咖啡厅,但他一无所获。Thranduil走出他熟悉的最后一家小店,步伐的频率逐渐开始失去淡定的节奏。

 

在街上走了几个来回,头顶的伞固然尽职尽责,Thranduil因低温而失去血色的额头金色碎发却已被汗水粘连。

 

Thranduil停下了越来越快的脚步,眉间蹙起的褶皱背叛主人的意愿传达出茫然和担忧。街上行人早已散去,Thranduil一个人静静的站在瓢泼大雨中,雨声使街道充满寂静的喧嚣。

 

Thranduil途径一个公园,迎春花已经快要凋谢,不再明丽的惨黄已染上腐败的颜色,却在冷雨中摇曳着不同寻常的坚强。雨又大了些,斜风怂恿着冷雨打湿了Thranduil腰部以下的布料。

 

Thranduil回过神来的时候他正站在一列木屋前,他看到第一间屋子门口写着花店的字样,加快了脚步进入这一排排小巷。

 

在那。

 

Thranduil紧绷的肩膀在看到那个站在未开张玩具店橱窗前的棕色身影时松懈下来,眉毛却皱的更紧了。他握紧手中伞快步走过去。

 

橱窗前的塑料棚将雨织成模糊人身影的帘幕,雨声清晰而响亮,但Elrond总是有办法听清Thranduil的脚步,他向Thranduil的方向转过身来,下沉的嘴角松动,露出一个笑容:“Thran……”。

 

Thranduil看到他那棕色的眼眸注视着自己,眉间舒缓了一瞬却又重新皱起,他将伞撑到帘幕下方然后拽着棕发男人的手臂粗暴的将他拉到伞下,那人猝不及防的撞到Thranduil,有因为身体弹性造成的反作用力向后踉跄了一小步,接着当头被罩上一件风衣。正当他胡乱的在布料之间摸索时又有一只手将衣服拿下来给他穿整齐。

 

Elrond自从看到Thranduil起就没有失去过笑容,即使从身边人走路的节奏手臂的力道甚至呼吸的方式他都能感觉到他的焦躁怒火或是别的什么。

 

Thranduil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棕发的男人却发现这没有丝毫威慑力。他放弃了在这个地方同恋人争执的打算,借着身高的优势揽住Elrond的肩头,不顾那人的转身大步流星的走。Elrond干脆的收起了导盲棒,任由Thranduil带着他走向任何方向。他握住伞柄,向Thranduil的方向倾斜过去。

 

Thranduil打开公寓大门,气势汹汹的拉着Elrond踏入屋内,把棕发男人甩在沙发急促的从房间拎了浴巾回来。他将浴巾扔到人身上用力的揉搓起来。

 

Elrond握住了Thranduil的手腕,将Thranduil摁向自己。

 

有力却并不粗暴的吻如同Elrond本身,沉稳的气息让Thranduil平静下来。但当他们分开之后,Thranduil只是红着唇瞪着Elrond。

 

尽管没有视觉信息的传递,Elrond却总是能够从其他什么地方捕捉Thranduil的一颦一动。对方愤怒与担忧的气息令Elrond叹了一口气,示弱的软化了神色:“对不起,Thran,我不应该在这种天气一个人出去。”

 

Thranduil只回了两个字:“保证。”

 

Elrond用没有焦距的双眼注视Thranduil,眸中是整片天空的星光。

 

“我保证。”他笑着说。

 

Thranduil放松了他一直紧绷的肩膀,柔和了自己的目光。他与有着深色发色的男人并肩坐下,温柔的为他擦起了头发。

 

——END——

 


评论 ( 3 )
热度 ( 34 )

© 梦回嫏嬛 | Powered by LOFTER